死神爱听周杰伦【更新全本】(txt下载) 分节阅读 23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不可抑止的冲动,正在驱使着她伸出手去,推开门看一看。那一瞬间她的脑子里有很多“门背后会看见什么”的想象,有怪异的,有乏味的,让人感到失望的,惊骇的,恐怖的,突发的,甚至她还异想天开地想到了藏宝图一类的东西。
但她绝没有想到,门背后会是那个样子。
她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张床,或者说,那是最显眼的东西,她可能还同时看到了床旁边的桌子和椅子,地上的一个脸盆,最后才是脸盆旁边的拖鞋,并发现为男式。如果不是刚刚观察了这栋屋子的外部,她可能就会把这里当成是职工宿舍了。但是两秒钟过后,她便感到了那种因为普通而产生的怪异。
因为,在这个屋子里,除了这些,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了。也就是说,空空荡荡的一百平米的地方,只摆了一张床,桌子和椅子,放了一个脸盆和一双拖鞋。家具都是林布从很小的时候就再也没见过的老式家具,笨重、粗陋,而且为那个年代最常见的枣红色。床单和枕头都是白色的,一席薄被叠得整整齐齐,放在枕头上面。这种叠法,也是很久不见的了。桌上不见一丝灰尘,床上自然也是,连拖鞋都一丝不苟。但除此以外,这里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说明屋主人的身份——如果真的有人住在这儿的话。只有拖鞋能说明性别而已。
接着,她很快想到,既然屋门是虚掩着的,就说明那人很可能在附近。就在林布准备离开的时候,她感到在床的另一侧地上,好像还有什么东西。她看到了一些阴影,或者说,是感到了一些异常。于是她一边注意着外面的动静,一边轻手轻脚地走到床前,探出头去。
第70节:死神爱听周杰伦(70)
如果说刚才在房屋一侧看到那扇小门时,她是感到惊讶的,那么现在,她的惊讶和好奇心已经上升到无以复加的地步。她又发现了一扇门。一扇开在地上的门。木质的门板上,有一把铁锁,但是此刻,它却开着。
林布开始有点痛恨自己的好奇心了。因为她不得不面临着激烈的心理斗争。这下面是地窖?通道?还是其他的什么?那么,是打开,还是不打开?这房里的东西已经怪异得很了,那地下会不会更怪异?她不自觉地咬着自己的嘴唇,视线不停地在地上这道门,和刚才她进来的那道门之间转来转去。她知道自己是很想看的,但是又担心万一有人回来……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为好奇心付出任何代价,比如蓝胡子的故事。林布也不例外,当她以为自己就快要战胜心底那个引诱的声音时,突然肩膀往下一沉,毅然决然地伸出手去。
就看一眼,她对自己说,看一眼我就走。
但是,她显然很快就忘记了这条戒律。当她看到几级由青石铺铸的台阶从门板下显露出来时,就忍不住想要把脚放在上面。不过她还是向里面看了一眼。然而外面太明亮,台阶下又太暗,她根本看不清什么,于是,她又向下走了第二步。这一次,她感到一股凉气从台阶下往上弥漫着,立刻淹没了小腿。接着又是第三步,第四步,一直到她的头部和地面等高的时候,她终于看到了下面的情景。
林布呆立在原地,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。与其说是惊呆,不如说是,她被彻底地震撼了。
楼梯从她站立的地方开始,慢慢变宽,呈射线状,一直延伸到地面。林布就这样恍恍忽忽地一级台阶一级台阶地往下走着,她的眼睛始终没有从她看到的东西上面移开。当她走下最后一级台阶时,她感到自己仿佛身在古希腊的地下殿堂之中。
这是一个很长,很宽,宏伟而庄严的地下通道。暂且以“通道”一词来形容它吧。地面由无数块整齐的很特别的青石铺成,与阶梯上的青石还不一样。而且每块青石之间,几乎看不到缝隙,脚踩在上面,也能感到地面十分平整,和水泥地面差不多。两旁的墙壁和洞顶,都用大块的石头拼接而成,同样接合得十分完美。墙上每隔几米便有一盏油灯,发出昏黄的光线,照亮了墙上的壁画。在通道的尽头,油灯更加集中,光线更亮,墙上画着一副巨大的佛像,显得威严而庄重。
最重要的是,这里空无一物。正因为如此,它才具有了一种让人肃然起敬的宏伟气势。
在这座不起眼的小屋下面,居然还有这样一番景象。林布忍不住赞叹着,开始观看起墙上的壁画,那也是最吸引她视线的东西。
它们十分特别。壁画的底色是一种非常“真实”的暗红色,真实的意思就是,那种颜色仿佛不是用颜料涂上去的,而是墙上所用石块的自然颜色。人和景物的画法也很特别,粗看上去,很像是远古的图腾,简单、粗糙,线条并不优美。但细看时,便会发现它不仅十分精确地表达了作者的意图,细节上,也很具有想象力。如果不是非常优秀的画匠,绝画不出这样的画来。
但是,为什么这些画始终给人一种残暴和狂乱的感觉呢?一开始,林布只是看懂了一个人物的动作,他正手举大刀,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,正在向他脚下的一人砍去。从这个人物开始,她慢慢看懂了那些壁画。
最初因沉浸在古代艺术之中而产生的愉悦感,逐渐被一股从脚底升起的寒意取代。
这些壁画讲的似乎是一段历史,或者一个故事。这是一场惨无人道的血腥屠杀。从通道入口处开始,画的是一位将军,带领兵马穿越崇山峻岭,来到一座山谷包围之中的小城。然后,他下令攻城,但遭到城内官兵和百姓的顽强抵抗。经过长时间激烈的对战,城池终于被攻破。同时,气急败坏的将军立刻下令屠城。得到将令的士兵们开始以各种残忍的方式杀害手无寸铁的百姓。城内顿时血流成河,横尸遍野。他们一路砍杀进来,一直到一座寺庙门口停住。庙宇的大门紧闭着,将军脸上出现了犹豫的神情。他在想什么?是对佛门静地心存畏惧吗?
第71节:死神爱听周杰伦(71)
就在这时,将军突然被一个小石块砸中,他恼怒地抬头看去,发现一个小孩正骑在围墙上,对他做鬼脸。脾气暴躁的将军立刻从身后拿出弓箭,一箭便将这小孩射了下来。接着,他毫不迟疑地下令攻打寺庙。寺里的僧人拼死抵抗,但始终不敌久经沙场的官兵。经过一番惨烈的厮杀,僧人们死伤大半,其中的一部分僧人,护着躲进寺里的百姓从后门逃走之后,他们又返回寺中,继续与官兵缠斗。最后,身负重伤的僧人们走投无路,躲进了一幢尖塔状的建筑物中。将军久攻不破,于是下令烧塔。火苗逐渐从塔底蔓延上来,僧人们有的被活活烧死,有的受不了从高塔上跳下,随即便被官兵用长矛从前心一直穿到后背。
高塔上的这一段画得极其狰狞可怖,作画的人很好地利用了暗红色的背景,使那些火焰和鲜血显得极为真实,还有那些僧人被烧死之前的表情,那种挣扎、痛苦、愤恨和绝望,居然被这有限而简单的线条表现得淋漓尽致。林布心惊肉跳地看着,仿佛能听到从死者张大了的嘴里发出的无声的呐喊,甚至,好像自己就在那火焰当中,僧人们感受到的,就是她此刻感受到的。这哪里是一场战争,它分明就是地狱。
但林布却很长时间都无法从那上面移开视线。看着看着,她突然觉得那些火焰中狰狞的人脸似乎有些异样。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呢?尤其是那其中一具烧焦了的尸体。奇怪的是,尸体明明是烧焦了的,但是那种独特的肢体语言,让人感觉,这具尸体,好像还没有死……不仅是这具尸体,其他的那些将死的,正在挣扎的僧人们,也传达出同样的感觉。凝神看时,便觉得好像有一层黑色的影子附在上面……
“看出什么了?”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背后响起。
正全身心投入在壁画上的林布吓了一跳,下意识地惊叫了一声,然后才回过头来。
背后站着一个老和尚。这是她到文殊院以来,第一次看见一个真正的和尚。首先,他是光头。其次,他穿着青灰色的“和尚衣服”,脚下是一双黑色的僧鞋,手里还有一小串佛珠。但是突然有人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如此近距离的地方,还是把林布吓得倒抽一口凉气。
接着,她马上想起了刚才几乎忘掉的事。她是一个闯入者,而眼前这个和尚,可能就是住在这里的人。她在心里暗暗叫道,糟糕,该怎么跟别人解释才好?但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后的?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?是他走路没有声音,还是看壁画太专心了?
“我……我走错路了……无意中看到这里……”最后,林布只有支支吾吾地说实话。
老和尚脸上的表情变化不多,只是哦了一声,然后说:“这里是不允许游人进入的。”
“啊,对不起,我马上出去……”
“嗯。”老和尚点点头,没有再说什么。
林布看了一眼刚才还没看完的壁画。她看的那幅,正在左边墙壁快靠近通道尽头的地方。那座塔烧了,故事本应结束了。但壁画并没有完全结束,除了左边墙壁剩下的一小段,还有整面的右边墙壁。也就是说,在塔烧掉之后,应该还有故事,有好长的故事。可是现在却不得不离开了。
她恋恋不舍地向入口处的阶梯挪动,几次回头来想试图看清左边墙壁剩下的一截讲的是什么。但是她已经越走越远了。在阶梯处站住时,她仿佛下了什么决心般,突然转身往回跑,跑到老和尚的面前站住,然后说:“可不可以让我把壁画看完?我看完就走,绝对不动手碰它。”
老和尚淡淡地说了句:“你自己看吧。”然后,便走了出去。
023
现在又只剩下林布一人。她的心情已然不同。鬼故事——这三个字模糊地概括了她将看到的东西。这使她有些紧张,担惊受怕。好像看着看着就会有什么突然从墙里跳出来一样。老和尚去干什么了呢?他从那个宽大宏伟的阶梯上去以后,就听不见什么声音了。
塔被烧毁。林布从刚才被打断的地方接着往下看去。
将军得意地看着塔最终轰然倒塌。接着,他下令焚烧整座寺院。于是士兵们拿着火把,踩着地上的尸体,开始到处放火。火焰立刻冲天而起,连天上的云也变成了红色。然而,当火焰烧到一座佛堂时,突然刮起一阵怪风。这阵风改变了火焰的方向,原本向上燃烧的火焰,顿时向那些手执火把的士兵们扑来。兵勇们四散而逃,将军也立即策马奔向寺外。当他们在围墙外站住,胆战心惊地回头看时,天上突然开始下雨。待雨停时,将军进寺一看,发现所有的建筑或倒塌,或损毁,唯有那座佛堂丝毫未损。将军等人惊奇地走进佛堂,便看见一座高大威严的佛像竖立在佛堂中央。将军的脸上出现骇然的神情。但稍顷,他却下令,命人将佛像抬出殿外。
第72节:死神爱听周杰伦(72)
佛像一出,将军立刻下令再次火烧佛堂。这一次,既没有风,也没有雨。并且,这座佛堂的火很快蔓延到整个寺院,直到将军用车拉着佛像,带领队伍离开时,火焰仍然没有熄灭。后来,逃亡的百姓回到故乡,发现整座寺院,除了围墙之外,已经全部变成废墟。他们收埋了亲人的尸体之后,便开始清理寺院的废墟。他们将死去僧人的尸体埋在那座塔的废墟之下,并立碑纪念。春去秋来,这座小城又恢复了原来的生气,只是埋有僧人尸体的地方,终年寸草不生。
与此同时,那位将军正在经历着一场又一场的恶梦。在他烧毁寺院的那一天,家中怀胎八月的妻子突然有了生产的征兆。不久后,便诞下一名男婴。而她却一病不起。将军领赏归家的那一天,妻子终于撒手人寰。从此,厄运便降临到这个家庭。不久后,将军的亲人甚至仆役相继染上怪病,无论将军请来多少医生,吃多少好药,就是久治不愈。最终,宅院里的人一个接一个地死去,只剩下将军和那名男婴幸存。为保平安,将军命人将寺院里抢来的佛像抬入家中,并建佛堂,终日念经颂佛,以求男婴能够顺利长大,延续香火。从这天起,似乎再也没有不祥的事情发生。然而将军却患上了头疼病,奇怪的是,当他进入佛堂念经时,头疼便会消失无踪。这使得他整日不能出门,很快便丢了官职。从府中搬出时,他仍不忘记带上那尊佛像。
搬到偏僻的乡村宅院后,将军仍然终日闭门不出。男婴很快长大,并学会了走路。但不知为何,就是不会说话。一天夜里,将军在黑暗中听见佛堂的门被吱呀一声打开。他悄悄地从床上坐起,做好了与人搏斗的准备。然而当云层散去时,在月光下,他震惊地发现,推开门走进来的,却是一名男童。那正是将军的儿子。男童进来后便盘腿坐下,一双眼睛呆呆地凝视着佛像。突然,竟掉下泪来!同时,男童口中喃喃自语,似乎说了一句什么,但将军没有听清。就这样,男童在佛像前坐了一夜,天亮后便离开。
天亮后,将军来到男童房中,发现他正在床上与仆人玩耍,神态与昨晚完全判若两人。将军试图询问他昨晚的事,但男童一脸惊诧,仿佛不知道父亲正在说什么。他明白事有蹊跷,便不再问。半夜,佛堂的门再次被打开,和昨晚一样,男童仍然对着佛像落泪,喃喃自语了一整夜,直至天明时离开。第三天,第四天,夜夜如此。将军想到这尊佛像的来历,不由得心生寒意。他请来道士作法,但情况并没有什么改变。幸而家中除了此事,再没发生过

章节目录

? 日本最新免费二区三区,日本熟妇丰满的大屁股,免费国产黄网在线视频,免费任你躁国语自产在线播放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