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开,我有情流感 分节阅读 32(1 / 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卷发浓密有光泽,它们散落在她的双肩;白色louis vuitton的裘皮小披肩里面是一条黑白小格子羊毛孕妇裙,剪裁得体的衣着透露着不同凡响的贵气;漆黑的大眼睛里闪动着睿智和聪慧,嘴唇薄得如同两片花瓣,下巴上有一道很明显的美人裂。
那次在通往雾林农场的山道上,她们有过一次未谋面的交会。林子夜预料到迟早会再次和陶念如相遇的。但没有料到,这相会发生在一个如此尴尬的时候。
陶念如一手轻按在自己隆起的肚子上,一手伸过来要和林子夜握手。林子夜有点失态地看着面前这个美丽优雅的孕妇,把自己的手伸过去。
“好了,子夜,你跟我出去一趟,好吗?” 陶念如半歪着脑袋。
“好的。”
两个女人,一个优雅万端,一个神情颓然——看不出谁更年轻谁更快乐——唯一可以看出的是,她们都是女人。
林子夜无比羡慕地看着陶念如的隆起的肚子,之前,她以为失去子宫的自己并不算悲哀。可是此刻,在她面前,这个活色生香的孕妇令她沮丧。林子夜想起那年春天,自己为方子牙怀过一个孩子。她躺在那张散发着浓烈血腥味和药水味的床上,自己的双腿被医生用力分开,医生露在口罩外面的眼睛里写满了不屑。
的确,对于熟谙人流术的的医生来说,人流手术太过平淡了。弄死一个不能够出生的孩子,这和牙科医生拔一只坏牙齿、皮肤科医生切除一块坏死的皮肤、外科医生割掉一个坏阑尾是一样的。林子夜睁大眼睛,茫然地注视着天花板。白色的天花板上有一些斑驳的水痕,像是白色稿纸上的黑字。她努力去构思一个新的故事,想用思维的分散来抗拒身体的疼痛。
→→桥→书→吧→
第90节:红色欲望(5)
然而,人流也并没有林子夜预料的那么痛苦——就如同某次痛经。她穿上自己的裤子,走出手术室,对着医生笑了笑。医生面无表情,只是干脆地摆了一下手。
方子牙在门口搀扶住她,她推开他:“一点事都没有,不痛,一点也不痛。”
“为什么你不喊?刚才我们在门口听到别的女人都喊得很大声,你怎么一点声音也没有的?橙子,你没事吧?”
林子夜摇着头:“关羽在镇守襄阳时右臂中了毒箭,青肿不能动,华佗给关羽‘刮骨疗毒’,做外科手术。关羽一面下棋,一面让华佗切肉刮骨——他就没喊‘痛’。我呢?我一边构思着小说,一边做刮宫啊……”
方子牙一把抱住她,他的泪水很快就流进她的脖子里,冷冷的。
不久之后,林子夜就发现自己的子宫总是没来由的痉挛,一次比一次疼痛。但是她没在意,直到她失去了子宫。
陶念如打开车门,邀请林子夜上车。林子夜失神的样子让陶念如很担忧,林子夜的脸上有着有种天生的让人心疼的东西。陶念如忽然想,要是自己是男人,是会爱上自己这样的女人还是爱上林子夜呢?这个问题,似乎很值得问问莫恩然。尽管莫恩然是自己丈夫,而林子夜是诸葛名优的未婚妻。
这个世界,很多东西说不清楚的——很久之前,诸葛名优还是陶念如的恋人呢。
陶念如发动了引擎,问林子夜:“想去哪里走走?也许,我们可以做朋友。”
“天心河,我想去天心河。”没有了子宫的林子夜在这一刹那,忽然感到一阵久违了的疼痛——像是子宫痉挛。她莫名其妙地笑着,问陶念如:“孩子何时会出生?”
“应该是10月初吧。最好是在国庆节,那我就给孩子取名‘莫国庆’,可好?”
“莫国庆?就是不要国庆的意思呀……那可不成。”林子夜这次露出了自然的微笑。
“你给孩子取个好名字吧,男女都能用的那种。我知道你很有文采的,对吗?”
“昧昧昏昏白了头,是是非非何时了?就叫‘莫非非’——不要招惹是非,淡泊一世,宁和平静。这个名字,可以吗?”
“好极了!我替孩子谢谢你这个当干妈的!”
“啊?”
“我早就和诸葛名优说过啦,他是孩子的干爹,你难道不想当这干妈?”
林子夜心想,当干妈也好——她自己这辈子是再也没机会当谁的妈了。
4
陶念如决定为林子夜庆祝25岁生日,在陶念如和莫恩然的别墅里。在此之前,林子夜并没有见过莫恩然。甚至,连陶念如也很少见到莫恩然。从他们结婚后,莫恩然就不断地出差,他只是把家当成自己在w城的宾馆。更为可笑的是,莫恩然在w城的某家宾馆长期包着一个房间,即使回到了w城,他也不喜欢住在家里。
陶念如倒希望和莫恩然有许多争吵,那么,还算是一对正常的夫妻,但是,他们连争吵也无。
莫恩然更愿意独自呆着,他也只是为了独自呆着。陶念如知道莫恩然不近女色,是个洁身自好的男人,对于他的生活方式——她不反对也不支持。
如果真的有‘相敬如宾’的夫妻,那么,陶念如和莫恩然算是一对。
陶念如已经28岁,3年前,她和诸葛名优相爱了。彼时,诸葛名优20岁,而她已经25岁——刚刚从日本回来。在日本,她学的是园艺学。这原本就是家人给她的一份礼物,并没有想过要她靠着园艺学得到前途和成就,只当是修身养性了。所以回到w城的她,终日无所是事,爱上了诸葛名优的酒吧以及诸葛名优这个酒吧老板。
过了一年,诸葛名优并没有要和她结婚的意思。他告诉陶念如,他说自己不够爱她。的确不够爱,他们的关系更像是亲密的朋友,并没有肌肤相亲。
那时候,陶念如的市长父亲正在为女儿物色最好的丈夫,他看中了年轻有作为的企业家莫恩然。滑稽的是,莫恩然是诸葛名优最要好的朋友。
一半是因为要听父亲的话,一半是因为心里很想报复诸葛名优,于是,陶念如就嫁给了莫恩然。后来她问莫恩然为什么选择和她结婚,他告诉她——和谁结婚都不要紧,要紧的是他需要一个妻子。有一个妻子是男人成熟的标志,那么,在别人眼里,他会有责任感很多。尽管陶念如和诸葛名优的旧恋情莫恩然一清二楚,但是他不介意。结婚只是莫恩然完善自己的一种方式,却又是陶念如赌气的一个游戏。
反而是这样的婚姻,没有争吵没有纠纷,竟然也维持了近2年,而且有了孩子。
得知诸葛名优和林子夜即将结婚的消息,陶念如去找过诸葛名优。
诸葛名优说:“子夜给我力量,让我简单快乐。你给我很多莫名的压力……你是有身份的女子,你的背后有我无法承受的重量。恩然可以承受,他是个优秀的男人,我却不可以。我爱过你,只是在我不懂得爱的时候。念如,子夜是和你不一样的。我爱她,也只会爱她。”
林子夜的确是个惹人怜惜的女人,她的模样像极了悲情片里的女主角——茫然的眼神,尖刻下巴,身体瘦弱,重要的是她足够感性。这种感性里隐藏着不能抵挡的性感,是很多男人抗拒不了的诱惑。陶念如比谁都清楚,林子夜有许多不可告人的故事,那些故事发生在林子夜来到w城之前。
干脆这样说,w城只是林子夜逃避问题的一个收容所,这家‘收容所’的所长恰好正是诸葛名优。
在陶念如的帮助下,诸葛名优帮助林子夜得到了一张合法的身份证,使林子夜成为了w城的合法居民。陶念如表面上什么也没说,心里则盘算着要弄清楚林子夜的底细。当然,对于她来说,想弄清楚谁的底细都不算太难。
第一次见到林子夜的时候,陶念如就已经掌握了林子夜的大部分资料——方子牙和少年狼、a城、北京以及一次没有成功的私奔,它的目的地是新疆。奇怪的是,18岁之前的那个林子夜,已经成为了一个谜。除了林子夜18岁时离家出走的故事之外,其它一切都是空白的。
就在林子夜的25生日party上,她悄悄告诉陶念如:“念如,其实我才23岁,今天是我23岁生日才对。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章节目录

? 日本最新免费二区三区,日本熟妇丰满的大屁股,免费国产黄网在线视频,免费任你躁国语自产在线播放 网站地图